拖半年、20公分冒血肿瘤吃掉胸部!医师沈痛:别怕就医!

拖半年、20公分冒血肿瘤吃掉胸部!医师沈痛:别怕就医!

 

书摘选录

她终于,能活得像个二十岁的女孩。

妳来看诊的那天,其实我心里是吃惊的。

妳才二十岁,应该正是要开始享受美好青春, 準备迈向光明未来的年纪。 被慢慢流出的红色熔岩所掩盖的不只是生命, 更是妳对未来的美好期盼。

老爸的紧急电话

某天,老爸突然从老家打电话来,口气听起来很紧张,劈头就是一句:「邱阿姨过几天要带女儿去基隆找你看病。」

是什幺大病啊?

邱阿姨住在桃园,真的有必要从桃园搭一个半小时的火车来基隆看病吗?为什幺不先在附近的医院检查呢?有必要时再来找我吧⋯⋯。

「邱阿姨的女儿乳房长东西。」老爸语气凝重地补充。

当然,我并不是不乐意帮忙,只是我看过太多病患远从台南、高雄北上基隆,大老远来找我看病,这样舟车劳顿实在太辛苦了,还不如先到最近的医院检查比较有效率。如果真的有问题,坚持要我处理,那再来基隆找我也不迟啊!

但是老爸都特地打电话来交代了,我当然是不好婉拒。老人家在家乡,被邻居拜託帮忙这样的事,他一定觉得相当光荣,于是我很快地回答:「好啊。」 当然是好啊,老爸交代的什幺都好⋯⋯

到了看诊那一天,邱阿姨带着邱小妹走进诊间时,手上居然提着大包小包的行李,我不禁心想:她到底是来旅行的,还是来看病的?只是第一次来看诊,竟然连棉被、行李箱都带来了?

「江医师,我们都準备好了,等一下我们是不是直接办理住院?」还没等我开口,邱阿姨就先问。 我听到「住院」二字有点错愕,我们连身体检查都还没进行,怎幺就直接说要办住院了?住不住院是要看病情需要才来决定的吧?!内心开始有点○○××,但我仍笑笑地回答:「我们先进行检查,如果有需要,当然要办住院。」毕竟老爸的面子是很大的⋯⋯。

从头到尾一声不吭的邱小妹低着头,苍白的脸没有一点血色,精神看起来也非常不好。她穿着宽鬆的深色上衣,像是要遮掩什幺一样。护士先带着她进了看诊间,请她脱去上衣,再请她躺上检查床。她双眼直直地看着天花板,我不难看出她有些紧张。

「妳放轻鬆,不要担心,我要开始帮妳看诊了。」我轻声安慰她,然而我的目光,却无法从她左胸厚厚的纱布上移开。到底是什幺东西,需要用这幺厚的纱布来包啊?

我仔细地将沾满血的纱布层层剥开,一股带着血腥的腐臭味道瞬间扑鼻而来,我有些傻了,心中的小抱怨立刻被惊讶取而代之。

纱布下的左乳房,皮肤已经被癌细胞吃得坑坑洞洞,根本只剩一坨流着血的肉块!这到底放了多久啊?邱小妹的胸口上,是一颗超过20公分、宛如火山般的巨大肿瘤,鲜红的血液像岩浆般源源不断地涌出。

我赶紧拿出新纱布覆盖伤口,心想:难怪她的脸色如此苍白,也难怪她从头到尾都一声不吭,想来是根本没有力气说话吧。

这颗肿瘤像吸血鬼般,究竟吸了她多少血? 她到底被这座癌症的火山压着多久了? 为什幺拖了那幺久,病得这幺严重才来看医师?

我满腹疑惑,却又不好直接问出口。直到慢慢跟她熟悉了,才渐渐了解这背后的故事⋯⋯。

说不出口的害怕

其实邱小妹很早就摸到自己的胸部有硬块,也觉得怪怪的,但是她怕丢脸,不敢跟任何人说,对父母也绝口不提。她天真地以为硬块很快就会好,自己买了优碘、消炎药等各种药品来擦,并用纱布包裹,每天换药。但后来却发现硬块不但没有消失,还越长越大。

她很心慌,隐隐约约察觉这并不是什幺好东西,却还是下意识地排斥把这东西和乳癌连在一起⋯⋯。

于是癌细胞开始吞噬掉她的胸部,由内而外地。她看着自己的胸口一天天腐烂,发出恶臭,也从一开始的不好意思,转变成害怕。

为了不让味道飘出来被人发现,出门的时候,她就用更多的药品跟纱布包裹住胸部;放学回家,就立刻跑进房间,把自己反锁起来。她变得不愿意和家人一起用餐,也坚持不踏出房门一步,而不知道发生什幺事的邱阿姨,还以为女儿正在叛逆期,只好把饭菜放在她的房门口,至少不让她饿着。

邱小妹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长达半年,父母虽然都发现了她的不对劲,也很想知道她究竟怎幺了,但每次只要他们多问两句、或想要进房间一探究竟,邱小妹就非常生气,两人也只好作罢。

直到有一天,邱小妹跟邻居的孩子在家附近玩耍,孩子回家后,却告诉父母说:「隔壁的邱姊姊很奇怪,身上有一种臭臭的味道。不是没洗澡的那种臭喔!好像是有东西放到坏掉的味道。」 乡下人都很热心,听到孩子的抱怨,邻居马上转告邱阿姨夫妇,并关心地询问:「是不是身体出了什幺问题?」

「我们也觉得女儿最近很奇怪,一放学就把自己锁在房间里,但是多关心她两句,她就生气了。」

问不出个所以然,邱阿姨也十分无奈,但邻居再语重心长地补了一句:「你们要多注意,她一定是发生了什幺事,才不敢跟你们说。」

这句话点醒了邱阿姨夫妇。 他们终于鼓起勇气,趁着女儿不在家,撬开邱小妹的房门。原本以为女儿只是有些青春期的烦恼,却没料到他们会看到这样的画面:桌上堆满了优碘、消炎止痛等各种药品,地上也到处都是沾了血的纱布跟卫生纸。 他们这一撬门,不但没有解决心中的疑惑,反而生出更多的问号。

好不容易等到女儿回家,还没等邱小妹开口,夫妇俩立刻上前询问:「妳说,到底发生了什幺事?为什幺房间里、地上到处都是药、纱布跟卫生纸?」

纸终究包不住火,邱小妹才终于哭哭啼啼地说出了真相。 看到女儿左胸溃烂的伤口,夫妇俩惊觉事态严重,却不知道该怎幺反应。

「怎幺会这样?」 「我本来以为擦药就会好,没想到越擦越糟,伤口越来越大,就越不敢跟你们说⋯⋯。」邱小妹哭着说。

再后来,邱阿姨寻求了老爸的协助,希望可以找我安排治疗,接着就是我接到的,那通来自老家的电话⋯⋯

—摘自如何出版《写给生命的情书:暖心名医告诉你,对抗病魔时真正重要的事》

书封

延伸阅读

疾病或许不能治疗,但你可以用这4个答案过完快乐的人生
抗癌不一定要「加油」 心理师教你如何面对罹癌精神冲击
当身边的亲友罹癌了该怎幺陪伴他/她?

图、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