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幺要抵制圣诞节

为什幺要抵制圣诞节

 

文章目录[隐藏]作者

2017-12-2805:49

来源: 

假装在纽约

作者作者: 

假装在纽约

为什幺要抵制圣诞节

为什幺要抵制圣诞节

每年圣诞节,我都会打开Google上这个追蹤圣诞老人的页面。网页上标记着圣诞老人在送礼物途中的实时位置,每分每秒都会更新。

圣诞老人的移动速度非常快。北京时间今天早上10:43我第一次看的时候他还在巴西,刚刚离开圣保罗前往里约热内卢;到了10:58刷新页面,他已经到了委内瑞拉。短短15分钟的时间,他已经飞过了半个南美大陆。

这个SantaTracker每年都有,已经做了十几年。不要觉得这只是一个无聊的玩笑啊,对于那些还笃信圣诞老人真实存在的孩子们来说,能够在每年圣诞节到电脑上追蹤圣诞老人的行程,焦急地等待圣诞老人来到自己的城市,我想他们会觉得又激动又安心的吧。

年复一年投入人力做这幺一个页面,投入服务器资源已支撑每年来自全世界的数以亿计访问量,这是一件特别Google的事情,符合他们一贯以来的作风。相对于别的那些冷冰冰的巨无霸公司,总是异想天开童心未泯的Google,多出的就是那幺一点点的童心和温情。

不过Google的这个创意倒不是他们的原创,而是来自另一个大名鼎鼎但却非常严肃的组织,北美防空联合司令部,简称NORAD。后者的‌‌“追蹤圣诞老人‌‌”项目从1955年开始,已经运行了60多年。

NORAD煞有介事地宣称将会在平安夜用雷达、卫星、SantaCam和喷气式战斗机四种高科技手段来追蹤圣诞老人;一旦雷达显示圣诞老人离开了北极,就开始用卫星侦测驯鹿红鼻子上发射的红外线信号,同时用SantaCam拍摄圣诞老人在空中飞行时的图像。在圣诞老人进入美国领空后,还会派出F15和F16为他护航。

每年NORAD都会在12月24日组织志愿者接听孩子们的电话或者回复他们的邮件,向他们报告圣诞老人的位置。今年的志愿者据说有1200多名,连特朗普都是其中之一。

这是一个非常经典非常成功的公关项目,在捍卫了孩子们的圣诞老人梦想的同时,NORAD也达到了宣传自己‌‌“强大军事追蹤系统‌‌”的目的。

还有一件事,我之前写过,发生在100多年前。

1897年,纽约上西区一个叫弗吉尼娅(VirginiaO’Hanlon)的8岁小女孩,写信给纽约《太阳报》,说有小朋友告诉她世界上没有圣诞老人,所以她想请《太阳报》告诉她真相——世界上真的有圣诞老人吗?

《太阳报》的编辑弗兰西斯·丘奇(FrancisChurch)给弗吉尼亚写了一封回信,他以斩钉截铁不可怀疑的语气,对弗吉尼娅以及所有的孩子们说,‌‌“圣诞老人是真的,他就和爱、慷慨和奉献一样,是确切存在的。‌‌”

丘奇写道,‌‌“如果没有圣诞老人,这个世界会变得多幺无趣!就像没有了所有叫弗吉尼娅的人一样无趣。那样的话,就没有了孩子气的信仰,没有了诗歌,没有了浪漫,人生将变得难以忍受。照亮世界的那永恆的来自童年的光,将从此永远地熄灭。‌‌”

‌‌“即使是世界上最强壮的人、即使世界上所有最强壮的人一起用力,也无法撕开笼罩在未知世界上的薄纱。只有信仰、想象、诗歌、爱和浪漫能够掀开那层帷幕,看到超凡的美好和荣光。这些都是真的吗?是的,弗吉尼娅,没有什幺比这些东西更真实、更永恆。‌‌”

这封回信作为社论发表在《太阳报》的头版,标题就叫《是的,弗吉尼娅,圣诞老人是真的》。弗吉尼娅当然也看到了。晚年她在接受採访的时候说,当年的那篇文章对她的人生产生了持久的正面的影响,一个孩子童年时期所接收到的善意和爱,转化成了支撑她一辈子的正能量。

在此后一百多年的时间里,那篇文章不断地被《太阳报》重新刊登,被无数其他媒体转载,成为英文媒体里重印次数最多的经典社论。

之所以提起这三件事,是因为今年又看到一些‌‌“抵制洋节‌‌”的噪音。其实类似的讨论一直都有,十多年前我还在上中学的时候,就在报纸上看到过呼吁抵制圣诞节和所谓文化侵略的文章。只是到了这两年,这样的杂音似乎越来越大,并且不再是止于纸面上的呼吁,而是已经侵入了我们的现实生活。

我看到一个视频,不知道是哪个城市,有人推倒了城市街头的圣诞树;我还看到另一个视频,同样不知道是哪个城市,一群老人上街游行,喊着抵制圣诞节的口号。

更让人不安的是这样一张图,是某个小学二年级的班会,孩子站在讲台上,举手宣誓‌‌“和洋节说不‌‌”。

这些都不是普遍现象,但它们背后的思潮,在以我们肉眼看不见的速度慢慢地扩大蔓延。

圣诞节原本的确是一个宗教节日,但即使在欧美它的宗教氛围也已经变得很淡,更不用说在大部分人都没有什幺宗教情结的中国。把圣诞节冠之于文化侵略更是荒谬到不值一驳,其实还是那种冷战思维所培养的敌我二元对抗的世界观。

对于我们大多数普通人来说,圣诞节就只是一个深入人心的童话故事而已,是让每个孩子都愿意去相信的一个美好的梦。随着孩子们慢慢地长大,他们总有一天会分清现实和童话世界的区别,会明白驯鹿并不会飞,圣诞老人也没办法在平安夜挨家挨户地送礼物。

但是,那些曾经在童年相信过圣诞老人的人,不会完全失去相信童话的能力。那些美好的感受会永远地留在他们的记忆里,进入他们的血液和基因,成为陪伴他们一生的爱与力量,也让他们相信真诚,相信浪漫,相信美好。

我只是希望,我们的孩子们也能够感受这样的美好。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