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车像玩保龄球连环撞到案一律办称不知道

开车像玩保龄球连环撞到案一律办称不知道

 

开车像玩保龄球连环撞到案一律办称不知道

台中市政府警察局交通大队第三分队员徐克宏日前担服事故处理勤务,接获通报表示于台中市东区十甲路与东光路口发生交通事故,警方至现场察看,发现有3辆汽车及1辆机车遭撞,据在场第1辆被撞自小客车许姓驾驶描述,他原本在东区十甲路事故现场等待红灯,自己后方突然有1辆白车自小客车,速度很快的撞上他的汽车右后方,对方撞上他以后继续往前撞上2辆自小客车,以及1辆重机车,并致曾姓驾驶有受伤,从第1辆遭撞车辆行车纪录器看到的撞击情形,肇事的白色自小客车犹如在玩保龄球一般,撞上这些车辆以后,直接往前逃逸无蹤,未顾及受伤的曾姓驾驶,及现场遭撞的车辆,便逕自离去。

警方于侦办过程中,第1辆被撞自小客车许姓驾驶,因有行车纪录器,让警方认为只要查询车主将其中通知到案,就宣告破案了,但车牌经查询係租赁车辆,租赁车行傅姓老闆出租给谢男,谢男又通知不到案,几乎成了无头公案,到底是谁驾驶这辆车去肇事?一下子让简单的案情变得十分複杂,虽调阅路口监视器及行车纪录器,了解到撞击当时的情形,但对于真实驾驶人始终未能确实掌握,最后透过租赁车行所提供的GPS定位追蹤,发现肇事车辆一直开至太平区的育德街并将车辆弃置于路旁,然后驾驶下车离去,这个线索成了1个追蹤真实驾驶的唯一线头,但如何追查下去,又是一个很大的难题。

警方询问傅姓租赁车行老闆,租车给谢男时,是否有人陪同前往租车,傅姓老闆称,有1名李男係陪同谢男一起前往租车者,本案李姓男子成为另一个线索,经过调阅附近监视器,掌握了在太平区弃车后离开的驾驶影像,经比对该下车离去的人与李男十分相似,李男到案后并不否认肇事当天係他开车,但对于肇事的相关情形,全部答辩不知道,惟警方掌握的GPS定位系统中,发现该车肇事后至太平区弃车,几乎全程没有间断,弃车当时车辆係他所持有并驾驶,李男并不否认,却不愿说明肇事情形,关键问题一律答辩不知道,讯后警方依肇事逃逸罪将其函送法办。

警方在几个月的侦查下锁定李嫌,推断该驾驶可能因开车技术不佳,开着租赁车连环撞,事后唯恐将面临庞大的赔偿,以及官司诉讼压力,将车辆开至太平区弃车,并对于关键问题一律答辩不知道,意图逃避相关责任至为明显,惟铁证如山警询后仍以肇事逃逸罪将李姓驾驶函送法办,所幸伤者送医后并无大碍,分队长蔡兴邦表示:「事故发生后当事人没有自行研判肇事责任的权利,即使无任何肇责也不能不协助救护伤者,否则撞人后致人死、伤而逃逸,即触犯刑法185-4条明文规定驾驶动力交通工具肇事,致人死伤而逃逸者,处1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李男肇逃之行为除了须承担刑事责任外另还须负担民事赔偿责任,实属得不偿失。」。

上一篇: 下一篇: